工作回家后本来就很累,还要面对家里繁重的家务,即使是我这样好修养的人也忍不住了,我一把抓起妻儿散落在地板上的衣物:“滚,滚,都给我滚!”扔进了滚筒洗衣机。